不說掙錢盡好義務力保弱民權益
——李英民律師和一樁草根刑事冤案
柳淵
2003年盛夏7月,風調雨順,稼禾瘋長,煞是喜人,豐收在望!
但是對靈寶市陽平鎮草根農民王文鋒來說,竟然由一頭耕牛鬧出了秋糧絕收,進而更演變成人為災難,天降法禍!尤其王直被害得妻離子散,小家毀滅!
這一天一場意外發生了,他突然發現自家承包田里長勢喜人的玉米苗,正在遭到誰家脫韁豐耕??惺炒閭?,將近一半青苗東倒西歪沒了頭頂,這跟處了死刑一樣,肯定絕收!
王文鋒連氣帶恨,趕快拉走耕牛同時高喊“這是誰家的牛。。。。。。”這時在不遠處另一塊地的周某正在平整剛耕過的地,就把耕牛拴在地頭路邊的一棵樹上,沒留神早就脫韁惹出了事,這時聽到喊聲才急忙趕了過來,向王要拉耕牛。但王文鋒決不撒手,隨口提出:“咱倆去找村委會評理吧,討個說法再還你牛。”雙方爭執越來越激烈,前后相隨邊走邊罵。。。。。。,周的女子了緊跟為父助陣,三人一路糾纏直到進入村子,周某無理卻動手行兇,揮起在手的農具連打王文鋒,在巷道遇到的多個村民都親眼見到,王文鋒的胳膊被周打傷,鮮血長流染紅白衫。但因雙方態度都很強硬,在巷道上不聽任何人勸阻,到村委會也沒調解成,王文鋒就把這頭肇事的耕牛牽起為質,想再等待機會好處理。
誰料如今社會上有些事,總肯出斜杈顛倒顛,往往千奇古怪多,尤其王、周這場小糾紛,全然顛倒黑白,斜的出格,怪的離譜,奇的驚人,惹起民憤!受害人王文鋒沒有等到調處時機,反而等到一場天降大禍!王被傳喚到派出所后,還自以為有理走遍天下,就理直氣壯地申訴案情,請示民警給個公理。但是王卻沒有料到周某已早一步活動“惡人先告狀”,誣告王文鋒偷走他的耕牛!要說這事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不費多少勁就能澄清雙方誰真誰假誰是誰非,稍動做點工作,即可輕松了結。
然而如今權勢為上,就往往搗弄得法律為下,從而硬把“公理”變色成“私情”,正是因為如此窮兇極惡的腐敗勢頭,就往往把法律與公理全當成諂媚逢迎上級官宦的大禮,于是往往人為故意枉法鑄禍,而造成“惡人得勢,好人遭殃”!這簡直害得良民百姓們往往百口難辯,挪不開腳,反而步步都有設套的一行陰險惡毒的吃人陷阱正在等著你,甚至進而成幫搭伙聯手害民,還再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呢!草根農民王文鋒正是這么被害得極慘——災難發生之初,妻子就和他離婚并帶走了孩子,只剩下他30多歲一個鰥夫還成了囚犯,真是戚戚哀哀悲悲慘慘的妻離子散,小家毀滅!
王文鋒真是有理無處訴,訴也沒誰聽,從派出所又到法庭上,只見“以民為本,為民執法”的字詞標謗,沒見一點實施行為,反而很快不斷落入一個又一個陷阱黑窟窿,而且一個比一個更深邃,一個比一個更黑暗,終于是“故意傷害罪”的巨石重重地壓在了他頭上!
王文鋒犯的“故意傷害罪”從何而來?這就要再回頭說起:那天本來是周家女婿張云鋒牽著自家牛去幫岳父耕地的,而發生耕??忻緹婪濁?,張當時在岳父家里,以至糾紛始終張一直未出門,自然張云鋒與王文鋒都未照面接觸。但在派出所先以耕牛糾紛將王文鋒實施拘留以后,卻一直不知道是由誰出的點子,張云鋒竟然從靈寶壞法醫那里弄到一張鑒定上稱,被王文鋒所打構成“輕傷”。據此對王文鋒轉為逮捕、公訴、審判。。。。。。王文鋒就是這么被牽扯著走完人民共和國法制新時代的“法律程序”!
不幸中而有幸的是王文鋒遇到了一位好律師,這就是河南藍劍律師事務所主任李英民,當然多了一張嘴為他陳述辯理,更多了一個律師強人!尤其李英民并非王文鋒出錢聘用,而是依照法律規定臨時受指派義務援助。這種不掙錢白出力的額外差事,要是在其他缺乏憐民情與責任心,也缺乏良知、正義及天賦使命感,物欲縱流、錢利薰心的不少律師,大概多是只給逢場應付一陣了事,也不會用心下多大功夫。
然而李英民迥然不同,崇奉法律以民為本,認真負責求實務真,這是他一貫的信仰作風和高尚職德!盡管臨時受命時間緊迫,還和王文鋒陌若路人,但硬是擠時間加辛苦,盡心竭力做好一切該做的工作,照樣在開庭之前認真深入細致周全做好準備——查閱案卷,會見被告,調查取證,把握案情,依法析理,慧眼辨識,動腦探究,就基本肯定這是王文鋒屈遭誣告含屈蒙冤的一樁假案!于是成竹在胸斷然寫出長達八頁四五千字的《王文鋒無罪辯護詞》,而對于大失案情背離事實的一紙法醫鑒定,李英民輕視如草和臭蛋!到了開庭時在被告席上,一邊是王文鋒不住哀哀叫屈,不承認打過張云鋒及其法醫鑒定,要求對張云鋒再到外地重新鑒定。。。。。。一邊是李律師緊密配合,擺實情揭假案,唇槍舌劍有力辯論,流暢慷慨激昂地宣讀《王文鋒無罪辯護詞》,振奮民心,震撼法庭!
但只可嘆可惜,靈寶法院公堂向來并非明鏡,對被告方所陳事實、要求、辯護等,一概不予認定和采納,而是死啃其法醫鑒定一根草和臭蛋,堅持認定是權威鐵證,只據此就足以敲錘定案,王文鋒被“依法判刑”一年半!草根青年農民王文鋒,終于沒有擺脫厄運法禍,一連被“法律推手”胡亂搗弄折騰,充當了無辜囚徒罪人,這才真是“司法腐敗猛于虎”!
同時又真應了最高法院院長首席大法官周強的警示語:“法官違法亂紀,是法律的恥辱與災難!”
王文鋒刑滿釋放后,依然不服老鼠是灰的法律是黑的,又在李律師等人指導鼓勵下,“雙管齊下”繼續申訴兼加上訪,從市到省以至進京往返上百次,堅持耗去長于服刑三四倍時間,終于引起檢察機關重視及行動,三門峽市檢察院派出得力檢察官直驅靈寶深入多地,全面調查取證,尤其可貴的是對同行也不避嫌不給臉,走進陽平派出所,找到姓杜指導員,單刀直入審問王文鋒錯案是怎么造成的?杜才無奈供出了是三門峽市委某高官的老婆打來電話說周某是其親戚。。。。。。檢察官還深入王文鋒的村莊,找到當初那天在巷道的幾個目擊人詢問調查,都一致說當天王張二人從未照面接觸,所以王更沒有動上張一指頭。。。。。。(以上見檢方調查筆錄)。
這起民間小糾紛根本不成刑事小案,竟然被靈寶司法敗類連續性的左搗騰右日弄,為王文鋒造成極其嚴重非常慘烈的驚人后果!再從此冤案縱觀橫看,靈寶司法界竟有多少魑魅魍魎黑惡鬼臉,混有多少害群之馬、腐惡法魔!有這么多東西穿著警服法袍,頭戴國徽大帽,在長達三十多年法制新時代,已干下有多少禍國殃民的兇惡壞事,無怪乎金城靈寶常是冤民成隊,冤獄遍地!
在些樁冤案被全面揭開后,并一直在上級的重視監督下,再也掩不住混不成了,靈寶法院進退維谷無可有奈何,便又如同對其他許多冤錯假案“處理辦法”一樣,一不肯為王文鋒認定錯案明白平反,二不肯為王文鋒消除罪名恢復名譽,三更不肯依法制作賠償文書,一如既往一概沒有,而只支付給王文鋒三萬元糊涂錢,勸說動員其稀里糊涂地不了了之!同時更應當依法追究周某與其婿的誣告罪責,還有那個壞臭法醫擅權弄法偽造鑒定,并審查其有沒有以紙賣錢貪圖私利?竟把王文鋒害得很苦極慘!靈寶法醫枉法由來已久,歷來一直是枉法害民的大黑窩!即使對枉法“大俠”,以至徒子徒孫敗類,從來一直都沒去動過其一根毫毛,仍舊留職在任,難道還要他們效法前師,“前仆后繼”地不斷為非作歹,繼續禍國殃民到死!
所以可見,在靈寶司法環境如此惡劣下,為靈寶這類當事人當代理律師,往往多是難上加難,同時難免使律師職業嚴重遭貶受挫。。。。。。,但是面對如此司法腐敗惡潮,李英民律師已經與其鏖戰多次,他總是一身正氣,無所畏懼,勇于拼搏,全力奮斗!

德甲20192019积分榜 www.lvcni.com 三門峽律師|三門峽律師網:河南藍劍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明珠信息港
地址:河南省三門峽市永興街市司法局南 郵政編碼:472000  電話:0398-3690909